春卷的故事:家庭成员贡献度考核

作者:中欧股份 日期:2013-07-18 热度:
人力资源派遣 人力资源外包 劳务派遣 劳务外包 人才测评 中欧咨询 河南中欧 人力资源 企业管理 e-hr软件 业务外包 薪酬外包 招聘外包 培训外包 社保代理 企业文化建设 胜任力模型 需
 七年前我在位于上海虹口长阳路的摩西会堂认识了一位老人,他就是被中国研究犹太史的专家称为“活字典”王发良老先生。1919年,王发良出生在上海虹口区的公平路。虹口区最初是英美租界,日本人占领上海后,虹口区成为一个公共租界,它也是后来活动的中心地带。30年代,王发良一家搬到唐山路818弄5号。

老人的故事从1943年2月18日开始,这一天日本当局命令所有1937年后抵达上海的犹太难民迁入“无国籍难民隔离区”,这个隔离区包含15个街区。隔离区内那些狭小、破旧的弄堂房子,在灰色的天幕下显得死气沉沉,隔离区内挤满了来自德国、奥地利、波兰、匈牙利、捷克斯洛伐克的犹太难民。这些难民的护照上都印有“J”字标记,用以表明他们的犹太人身份。

在这群犹太人中有一位英俊而善良的德国犹太青年名叫劳德-维尔,维尔一家于1941年抵达上海,迫于生计他们卖掉了从德国带来的全部物品但仍然不能维持一日三餐,最终陷入绝境的维尔决定娶一个中国沈姓妓女为妻,以获得更多的食品及生活费。1年后维尔夫妇有了一个女儿,为了免遭迫害他们为女儿取名为“沈丹凤”,第二年当所有犹太人都被隔离的时候,丹凤的母亲抛弃了女儿及维尔一家。丹凤12岁那年其父亲维尔先生又死于意外,从此上海又多了一个充满苦难的孤儿。

长大以后,丹凤被政府安排到宝山区的一家电缆厂从事体力工作。1978年丹凤与一位上海籍工程师结婚并生有二男一女三个孩子,这是一个多么幸福的五口之家啊。可是命运却再一次与丹凤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老大一杰7岁那年他爸爸又不幸病逝。从此留给沈丹凤一家的就只有痛苦的回忆以及无限的伤感,上海对这一家人来说真是一个伤心地,他们生活的希望在哪里呢?

1992年1月中以二国正式建交,完全穷途末路的沈丹凤一家终于看到了希望。当时以色列驻华大使馆给丹凤一家二个选择,第一他们可以留在上海从而得到一笔以色列国家补助,第二是他们一家人可以加入以色列国籍并且到以色列定居。丹凤选择了后者,到以色列定居,此时老大一杰13岁、老二亚杰12岁、女儿语杰10岁。

到了以色列,这一家人又遇到巨大的困难,由于不懂得那里的语言,不懂得移民优惠政策(新移民可以领到一笔安家费),他们走在特拉维夫的大街上,根本不知道怎样才能生存下去。从上海带去的积蓄只能维持一家人2个月的生活开支,没有任何退路,这一家人只能在路边摆一个小摊卖春卷。

以色列的官方货币是谢克尔,1谢克尔兑换人民币2块钱,更小的币值是雅戈洛,1谢克尔等于100雅戈洛。丹凤的春卷小摊,每天能赚到12个谢克尔。

以前在上海时候,丹凤秉承的原则是“再苦不能苦孩子”。到了以色列以后,她依旧是把孩子们一直送到学校,在他们上学的时候丹凤开始卖春卷。到了下午放学的时候,孩子们就回春卷摊会合,丹凤就停止营业,在小炉子上给三个孩子做馄饨或者是下面条,做一个中国式的好妈妈。

一天,当3个孩子围坐在小炉子旁边等妈妈做饭的时候,邻居过来训斥老大一杰:“你已经是大孩子了,你应该学会去帮助你的母亲,而不是在这里看着你母亲忙碌,自己就像废物一样。”然后,这个邻居又对丹凤斥责道:“不要把那种落后的中国式教育带到以色列来,别以为生了孩子你就是母亲……”

邻居的话很伤人,晚上老大悄悄的对丹凤说:“也许,邻居说得没错。妈妈,让我试着去照顾弟弟妹妹吧……”

 

 

 

 

 

 

 

 

对于老二亚杰的研究课题,人们总是有太多太多的兴趣。比如,他现在怎么样?他的研究成果出来了吗?他的事业计划从哪儿开始,他回到中国了吗?关于亚杰的事业,我敢肯定其过程一定是充满知识、智慧、阴谋、欺诈、热血、激情、友情以及温情。

(责任编辑:中欧咨询)

编辑:中欧股份